第1929章 交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丽姨娘提了几次想要掌家权,镇北王没搭茬,不说同意却也没拒绝。

原本她还想着只要再接再厉,早晚有一天能得到掌家权,毕竟镇北王对她表姑情深意重。

可眼下这个九少夫人过门了,她不在将军府住着,却跑来王府,不得不让丽姨娘心中生疑。

她认定陈果儿是要截取她胜利的果实,她自然不干。

不过这会可没人在乎她干不干了。

早先陈果儿之所以没轻举妄动,是因为对方毕竟是镇北王的女人,当儿媳妇遇上公爹的侍妾,这之间的分寸就要掌握好,否则会被镇北王以为她太托大。

现在则不用了。

陈果儿很确定镇北王这会正清醒着,因为之前看到他眼皮动了,他既然没阻止,就表明了他的态度。

随即陈果儿又扫了眼四周的侍卫,以及跟在众多姨娘身后的丫鬟们,最终叫过来彩凤,“请这位姨娘回去休息。”

说请,自然是给对方一个面子,或者该说是给镇北王面子。

原本陈果儿是想让侍卫把丽姨娘带下去,但考虑到她毕竟是镇北王的女人,男女授受不亲,侍卫们不好动手。

至于那些丫鬟们,她们是各个姨娘的人,恐怕不会听陈果儿的。

彩凤和灵犀都是陈果儿的人,自然唯她的命令是从,此刻彩凤走过去架起了丽姨娘。

彩凤身手不弱,丽姨娘只是个柔弱女流,拿她自然如同儿戏一样。

尤其她刚才言语间对陈果儿不敬,彩凤更是想暗中收拾她。

不过毕竟是在镇北王跟前,所以彩凤只是暗中控制住了丽姨娘,表面上依旧恭谦,在不伤了她的前提下架着往外走,“姨娘这边走。”

丽姨娘大惊失色,想挣动却挣不开,被迫往外走,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陈果儿。

她早就打听过陈果儿的根脚,事实上整个辽南府又有几个人不知道陈果儿的?

明明是个泥腿子,而且她原本许配给府上的十三爷,现在又不知道用什么下作的手段攀上了九爷。

这样的女子怎配为将军夫人?

纵然仙客来遍布辽南府怎样,是皇商又怎样?

丽姨娘想破口大骂,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彩凤早已经暗中点了她的哑穴。

她只能忿恨的盯视着陈果儿,同时又着急的看向卧榻上的镇北王,期待他马上醒来,好替她做主。

其他姬妾们也都看着丽姨娘,有幸灾乐祸的,也有惴惴不安的,同时她们看向陈果儿的眼神中也都带着忌惮。

这位九少夫人一来就给她们一个下马威,这可不是好兆头,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众姬妾们倒是不在意丽姨娘会怎样,毕竟她平日里仗着自己受宠,没少欺负其他的姐妹,但她们也都不想陈果儿得势。

所有人都期待着镇北王赶紧醒过来,好打压陈果儿的气焰。

似乎是听到了众女的心声,卧榻上的镇北王闷哼了声,睁开了眼。

所有人都急切的看过去,陈果儿更是快步走到跟前,“王爷,您感觉怎么样了?”

说着又招呼郎中,准备尽快把匕首拔出来,否则时间拖延的越久就越危险。

尤其在看到镇北王胸口上流出的黑血,陈果儿更是心一沉,这匕首上淬了毒。

这就更要尽快拔出来,否则会更危险。

陈果儿心里着急,但她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乱,尽量让自己不动声色。

镇北王制止了郎中拔匕首的动作,他脸色苍白如纸,十分虚弱,但精神头还勉强。

“无妨,本王金戈铁马,戎马一生,区区小伤能奈我何?”镇北王努力想表现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是随着他说话而震动了胸腔,导致疼的倒吸了口气。

陈果儿赶紧让他不要说话,尽量放松。

相较于其他人的紧张,镇北王倒不是很在意,正如他所说,在沙场上征战了一辈子,什么没见过?

而后又看向陈果儿,微微皱眉,“还叫王爷?”

陈果儿愣了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改口叫父王。

镇北王勾了勾嘴角,眉头舒展开,略显灰暗的眸子里带着慈祥的笑意。

屋子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心头沉重,纵然他们不知道镇北王伤势如何,但都感觉到强烈的不安。

镇北王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停在管家的身上,“自从赵家遭遇变故,这府内诸多事宜便落在你的肩上,你也年岁不小了……”

众人俱是一愣,怎么这个关头王爷竟然说了这么句话?

随即众人便明白了,以前府中诸事都由赵管家打理,现在这是要转移权利了?

只是这话怎么让人越发的不安了,有种交代后事的感觉。

不少人下意识看向陈果儿,眼中带着怨怼,要不是她进门,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等祸事。

下一刻便听到镇北王道:“日后王府内诸事都交由九少夫人打理,不过她尚且年幼,且经验不足,你要多提点她。”

众姬妾们俱是心底一沉,觉得要变天了,一时间众人心里都忐忑不安。

之前虽然也不是她们打理,但赵管家毕竟只是个下人,且平日里并不会踏足内宅。

但这位九夫人就不一样了,该不会克扣她们的月银吧?

这当中尤以丽姨娘最是愤懑,原本她还以为或许是因为她进王府的时间尚短,镇北王不相信她。

直到这会她才明白,根本就不是什么时间长短的问题,而是这个权利根本就没打算给她。

丽姨娘愤怒不已,拼命想挣脱开彩凤的钳制,想去镇北王那里为自己争取。

只可惜别说是挣脱开了,她连话都说不出来。

赵管家这会解下腰间的钥匙,上面除了府库以及其他重要的钥匙之外,还有对牌,恭恭敬敬的双手送到陈果儿面前,“九少夫人。”

陈果儿吓了一跳,她这才刚过门,怎么就给她这么大的权力?

一旦接过了这串钥匙,就等于整个王府都交到她手上了,更何况她又不是王府的女主人。

“不行,这我不能接。”陈果儿拒绝道:“父王身负重伤,还是尽快养好身子,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