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 赵家大妇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陈果儿直视着面前众女子,环肥燕愁,高矮不同,有大家闺秀型的,也有小家碧玉型的,气质清纯型的,还有妖娆妩媚型的。

不得不说镇北王这口味还真是……五花八门。

“你们不知道我是谁?”陈果儿目光沉静,却带着锋芒,一一在每个人脸上扫过。

此刻她一身大红的嫁衣风采猎猎,霞帔上蹙金绣云霞翟纹耀眼夺目,仿佛要脱离嫁衣,在四周起舞,烘托着当中的陈果儿。

纵然陈果儿面庞稚嫩,但单这份气度就不是在场诸多女子能比的,无形中似有股气场压向对面所有人。

诸多女子被这股气势所压,有的下意识往后退,也有的别开眼神,不敢看向那刺目的大红嫁衣。

这不止是一件嫁衣,更是身份的象征。

只有两三个还不甘心的站在那里,却也不敢跟陈果儿对视。

她们当然知道这是谁,不过是不甘心罢了。

陈果儿扫视了一眼众人,对门口的侍卫吩咐道:“马上封锁王府,不能让王爷受伤的消息传出去,违者当场格杀。”

这一刻她小脸紧绷着,带着股杀气,令守在门口的侍卫心中一凛,这神态跟九爷竟有几分相似。

而后陈果儿又继续道:“王爷现在需要静养,不相干的人全部请出去。”

说请,那是客气的,实际上就是要把这些姬妾们都赶回去自己的院子里。

陈果儿说完就不再看她们,转身朝着床榻走过去,前面的姬妾被她的气势所震慑,不由自主的分开一条路。

这时候陈果儿才看清楚里面的情况,王府的郎中正在小心翼翼的剪开镇北王胸前染血的衣袍。

在他脚边地上水盆里的水已经染红了,而匕首还没有拔下来。

此刻郎中满头大汗,几次想试着去抓匕首,却又半途中缩回来,实在是事关重大,他也心里没多大把握。

陈果儿一看就知道事情不妙,说不定是伤到了心脏,否则郎中不至于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你凭什么?”突然前面伸出一只手,拦住了陈果儿,正是最开始挑衅的姨娘,也是她不让陈果儿进来的。

陈果儿看过去,眸底一道厉芒闪过,余光瞥向榻上的镇北王,他依旧闭着眼睛,但眼皮好像动了下,却没醒过来。

陈果儿敛下眼底的碎茫,心中有了主意,再抬起眼的时候一片沉静,突然气息一沉,声音铿锵有力,“就凭我是赵家大妇。”

明明清脆的声音却仿佛带着万钧的力度,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令所有人都心里一沉。

在场所有的女子中,只有陈果儿是用龙凤花轿从正门抬进来的,也只有她有资格称赵家大妇。

而这也是陈果儿底气所在。

众人又是一凛,仿佛直到这会才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王爷……”率先挑衅的姨娘神色惊慌,转向榻上的镇北王,似乎想寻求认同。

然而镇北王只是闭着眼,并未理会她。

众女面面相觑,虽说陈果儿是嫁进了赵家,但还不算名正言顺,毕竟他们还没有拜天地。

因为掌礼司仪刚喊出一拜天地的时候,就发生了镇北王被刺事件,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陈果儿还不算嫁进了赵家。

见镇北王这边没有动静,这位姨娘又转向一旁的管家,赵生。

这是整个镇北王府的大管家,算是半个主子。

眼下镇北王重伤昏迷,赵五不在府城,赵九去追杀刺客,十三爷在外面守卫王府,屋子里最有话语权的就是赵大管家了。

赵生这时候将目光从镇北王脸上移开,别人不知道王爷是清醒着,他可是知道。

就在刚刚,他看到了王爷微微点了点头。

而之前王爷眼看着陈果儿被众多姬妾围着,却未表态,估计是在考校她管理内宅的能力。

陈果儿经商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但只有这些可不行,作为赵家的大妇,她的主战场是赵家内宅。

把内宅管理的井井有条,这不光是作为赵家大妇的责任,同时也是作为将军夫人的责任。

现在看来,王爷这是认可这位九少夫人了。

赵生朝那位姨娘微微躬身,面色不动,看似恭谦,实则却带着不屑,“九少夫人既入了赵家门,自然是赵家人。”

而后朝陈果儿恭敬的行礼,“小人是王府的管家,赵生,见过九少夫人。”

这是认可了陈果儿的身份。

陈果儿也朝他点了点头,她之前见过赵生,也认识他。

安静的屋子里突然嘈杂起来,众女都露出不满的神色,虽说赵生是大管家,但毕竟也是下人。

当下人的哪有资格替主子做决定?

一众女子心有不甘却又不敢造次,纷纷看向最先挑衅陈果儿的女子,丽姨娘。

俨然都想让她出头。

虽说大家都是姨娘,但却不完全一样,据说这位丽姨娘颇有来头,只是身份又十分的鸡肋。

说有来头,是因为据说她是已故镇北王的发妻的远房表侄女,否则在场的女子都是官家小姐,最次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可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

世人都知道镇北王与发妻是青梅竹马,那时候镇北王还只是个小小的统领,适逢江山更迭才激流勇进,成就赫赫威名。

但还未等到他功成名就,他的那位发妻便辞了世,镇北王对发妻一往情深,几十年来身边女子无数,却并未再续娶,足见其不同。

说这位丽姨娘身份鸡肋,是因为她曾流落青、楼,被镇北王无意中发现,替她赎了身,接进了王府。

听说原本镇北王想给她寻个好人家,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但她不同意,执意要留在王府。

镇北王感念旧情,便答应了,而且对她也颇多照顾。

一众女子对这位丽姨娘是既羡慕又瞧不起。

而这位丽姨娘平日里仰仗着镇北王的宠爱,在后宅里也作威作福,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甚至数次提及想要掌家的权力。

一旦得到掌家权,就等于手握王府的实权,就算她不是王妃,却也差不多了,这相当于以前二夫人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