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悲惨的张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好你个大胆小贼,竟然敢口吐狂言,进去我翻天钟内,还敢如此猖狂。”傲恒雪怒声呵斥道,那双双眼睛充满了愤怒之色。

“有本事你下来咬老子!本大爷张宁在此等候,你要是不敢,你就不是爹妈养的!”我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狂吼道,运转神魂疯狂的朝着撕扯着灵符。

傲恒雪差点气疯了,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撕毁他的魂念。

要不是这座海岛留下四大圣尊的禁阵,运转不了翻天钟,否则他真想把眼前的跳梁小丑击杀在此。

只感觉眉头一疼,傲恒雪睁开了双眼,一股阴寒之气释放而出,顷刻间又收了回去。

那名为张宁的蝼蚁,竟然撕碎了他的魂念,实在可恶至极。

仔细感受一下,那口翻天钟已经彻底跟他断了联系,显然魂念已经被彻底破坏掉了。

“张宁!”傲恒雪轻声道,这百年来还是第一个人让他如此气愤。

这张宁显然不是剑宗弟子,要是剑宗弟子的话,见到他肯定乖乖行礼。

“有人进去翻天钟里面,定然出了事情,如今我儿命牌依在,肯定是我儿弃钟而逃,让这张宁得到了翻天钟。”傲恒雪仔细想了一下,便想到了来由。

对傲坤一阵失望,只能够摇头叹了一声,这口翻天钟要是落入敌方手中,再拿来对付剑宗弟子,那可就悬了。

因为傲坤临时掌控翻天钟,所以并不知道翻天钟还有一些秘密,要是这张宁彻底掌控,从而发现了翻天钟的秘密,恐怕凭借着一口钟,就直接能够横着走了。

“该死!”傲恒雪冷声道,随后朝着剑圣走了过来。

“大人,我想请你显示一下参加这场大比的所有名单。”傲恒雪道。

进去海岛里面历练的天才人物,必须钻进黑口检查年龄,黑口可以显示出进入的修士模样。

四大圣尊都掌握黑口,这一万多名修士他都知道。

傲恒雪身为剑宗第二把手,剑圣自然会给他这个面子,挥手间一万多人的人出现在了眼前。

傲恒雪很快发现了张宁两个字,在请求剑圣用灵气描绘此人的模样。

当看见张宁的模样出现在眼前,气得傲恒雪双眼微微眯了眯,爆射出一阵怒意。

“怎么了?”剑圣回头问道。

“没什么,多谢大人。”傲恒雪抱拳道,很快退了出来。

“仙羽派张宁,虚无境六品巅峰境。”傲恒雪轻声道,很快捏碎一张传音符。

傲坤正跟着剑一身后,突然间感觉到头轰隆一道声响,一阵呵斥的声音传进去他的脑子里面。

“你这不孝子,还不快快把翻天钟找回,要是翻天钟被人彻底掌控,我扒了你的皮。”傲恒雪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见这一道怒吼声,吓得傲坤一个激灵,他心里面很清楚傲恒雪的恐怖,一时间连忙点头说道:“爹你放心吧,我们已经在追寻翻天钟的下落,定然能够寻找得到。”

“废物,翻天钟已经被仙羽派张宁夺去,更抹了我的魂念,你还不快去寻找,要是等他彻底掌控,你如何能敌,夺取翻天钟就把张宁击杀,一解我心头只恨。”傲恒雪再次说来,用了两张传音符。

傲坤说的话,他显然听不见,传完音后,傲恒雪盘腿坐在船板上。

傲坤脸色阴沉一片,气得想要一刀一刀把张宁活剐了,竟然敢抹灭魂念,要是少了翻天钟,恐怕老爹剑宗第二人的位置也得挪窝了。

傲坤别提多气愤了,咬了咬牙,拳头握得咔嚓作响。

“师弟怎么了?”剑一感受到了傲坤的怒气,忍不住开口问道。

“师兄,我们追的方向是错的,应该是左边的方向,右边方向没有张宁的灵气波动。”傲坤说道。

“不会,右边的方向有一丝翻天钟魂念,应该是右边才对。”剑一摇头道。

“这肯定是张宁的迷惑之计,故意留下来了一丝翻天钟的魂念,让我等去追,然后他好带钟逃之夭夭,刚才父亲传音告我,说张宁已经破开了他的魂念,所以留下一道魂念不足为奇。”傲坤沉思道。

“原来如此,这张宁小贼还真是狡猾。”剑一立刻朝着左边飞去。

就在他们飞过去的时候,幽雨楼的雪无痕已经赶到,见剑一的身影,雪无痕眼神有些发亮,立刻追了上去。

我好不容易清理了魂念,在把自己的魂念打进去,做好了这些,再运转一下灵气测试,眼前的翻天钟听着我的话可大可小。

运用起来有一股心有灵犀的感觉,瞬间让我心头一乐。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想起假扮张宁的模样,我心里面由衷佩服自己,这便叫处变不惊。

在另外一边,张宁七人和古寒四人折返而去,花宛等人早已经离开了,来到之前的地方,开始打坐休息了起来。

过了几分钟后才恢复了一些灵气,突然间感觉到好几股强的灵气朝着这边压迫而来。

感受到几十股可怕的灵气压迫,吓得张宁等人抬头看着天空,在百米之外的几十个人朝着他这边飞了过来。

为首的正是剑一,虚无七品巅峰的灵气压迫,百米之外都能够感受清楚。

“货真价实的七品巅峰修士。”张宁惊声道。

剑一早就看见了张宁,一道道剑气狂而出,在头顶上的一片天,瞬间变成了一道剑阵,剑阵犹如大盆一样,直接遮挡住了他们头顶上的云朵。

只要剑一挥手,这剑阵里面的剑就会纷纷落下。

“你是张宁?”剑一冷声问道。

看着这么多强者悬在头顶,张宁咕噜一声,吞了吞口水,点了点头道:“我是张宁。”

“翻天钟交出来!”傲坤早就等不及了开口喊道。

张宁哭丧道:“翻天钟落入马无钱之手,早就不在我这了。”

“好大的狗胆,马无钱只不过是虚无四品境,岂能从你手中夺取翻天钟!父亲早就跟我说翻天钟落入你手,就凭你三言两语想让我相信,你真以为我傲坤是煞笔!”傲恒怒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