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断尾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恭迎先圣!”

画骨王族画瞿罗,双手高举圣剑,恭敬异常,目露狂热,自己的呼唤终于唤醒了先圣意志,怀着难以言说的热情,无与伦比的崇高敬意,狂笑着挥动圣剑,“哈哈哈,你们都得死,死在我族先圣圣威之下,是你们的荣……”

“呵!”

但也就在此时,一声饱含嘲弄的轻笑在其耳畔响起,不啻于平地惊雷,令其激灵灵一个寒颤。

原本正要暂避圣剑锋芒的各族强者,看着呆立当场的画瞿罗,不由愕然失色。

“画瞿罗,那不是我族圣剑,快……”

反倒是一直注意着画瞿罗的画骨王族绝顶魔尊看出了端倪,面色狂变,厉声怒啸。

可终究是晚了一步,那挥出的一剑,并非向着各族强者,也不是冲着堕魔者和魔族一方,赫然是对着自己的脖颈而去。

这一剑,毫无迟疑,毫不留情,好似要斩杀生死仇敌!

噗嗤!

剑光一闪,利刃破空,虽无血肉迸射,却有魂力湮灭。

这位在画骨王族年轻一代中,天赋实力足以排进前五,拥有着美好未来的天骄魔尊,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举剑自刎了!

确切的说,是在圣剑操控之下自裁,可能看出这一点的,在场却没有任何一人。

嗡!

下一刻,圣剑之上彩光大作,令人不敢直视,虽一如之前般迷人眼球,却再无那种摄心夺魄般的威能,反而多了一股令人目眩神迷,彷如沐浴阳光,春风拂柳般的金色光芒!

可诡异的是,金光之中,竟然出现了一道身影,正是此前被众人‘集火’,连尸身都打的灰飞烟灭的吴明!

“怎么可能?”

几乎所有人都面露难以置信之色,心底更是升起一抹连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惊惧。

这都杀不死吴明,还有什么能杀的了他,难道真要圣者亲自出手吗?

可转念一想才发现,圣者已经亲自出手过了啊!

唯有极少人,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尤其几名绝顶半圣,还有一部分绝顶天骄,更是目露异色。

“果然,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曹晔微笑着松了口气。

“呵呵,乱花渐欲迷人眼,诸位想必还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

吴明微微一笑,脑后五色金轮浮现,仿若神佛临世,轻抚气息大变的圣剑道,“我有一剑,斩破世间虚幻,请诸位品鉴!”

铮!

一剑出,似有佛经禅唱,诸天神佛拱卫,天女散花,无尽流光溢彩,在众人眼前一闪而没。

依旧是那处拍卖场,依旧是那些人,唯一不同的是,场中杂乱不堪。

无论人魔妖蛮,依旧是在交手,打的不可开交。

但让所有人面露惊惧,戒备无比,甚至退避三舍的是,吴明手中那柄剑!

即便这柄剑已经气息大变,可他们已然醒觉,正是这柄万幻折骨剑,此前让所有人陷入了幻觉之中!

打斗是真实的,看到的一切也是真实的,可在幻之本源影响之下,却是虚实相间。

除了既定的事实无法自由转换外,此前吴明被‘集火’打灭尸身的一幕,便是被勾动了心神,出现了最想看到的‘事实’!

这就是圣道的威能,本源的可怖之处!

不再是单纯的力量强弱,而是能够影响规则的存在,哪怕只是在某种程度上,却也有着常人难以及,无法揣度的恐怖威能!

但现在,这柄拥有如此惊人力量的圣剑,就掌握在吴明手中,似乎……他还能发挥圣剑的力量,哪怕只是部分,此间有何人是其对手?

“卑鄙的人族,杀了他,夺回圣剑,迎回我族先圣遗骸!”

画骨王族绝顶魔族怒啸一声,率先放弃了对手,转身杀向吴明。

圣剑虽强,但他有族中至宝护身,也未必怕了圣剑,只是此前画瞿罗念诵祷文,唤醒先圣意志时,没想到这一茬,才着了道。

谁能想到,以自家先圣遗骸炼制的圣剑,在族群愿力通过祷文隔空传来之际,圣剑会反噬自身呢?

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这名绝顶魔尊也不是失去了理智,而是准备进行第二计划,强行动用秘宝封印圣剑,带回族中。

至于其中可能损毁圣剑威能,却也顾不得了,否则也不会被当做第二计划。

但可惜的是,气息,乃至本质上,已然与万幻折骨剑不同的宝光琉璃剑,根本不受其秘宝力量影响。

甚至于,完全克制,毕竟那是吴明舍了圣佛舍利,又以欧冶家炼器之法,重新祭炼之后的圣剑!

若非器灵太过托大,闯入吴明识海,并且连自身本命器火都施展出来,这番重炼也不可能如此简单,更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

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器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吴明联手,重新改造了这柄圣剑!

虽依旧具备幻之本源,却不知是宣传意义上的幻之圣道,也不再是那魔帝残念影响的摄心夺魄,而是更加温和,近似于掌中佛国般的力量!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呵!”

面对绝顶魔尊悍不畏死的冲杀,吴明轻笑摇头,倒背圣剑,似闲庭信步,悠悠淡然。

在众人眼中,却是诡异的令人头皮发麻。

那绝顶魔尊分明是冲着吴明而去,却是招招击打在了离吴明极远的所在,任由吴明跨过身边,却毫无所觉。

这就是圣剑威能,幻之圣道,掌中佛国的威能!

于无形之中,影响人的感官,身在其中,却兀自不知,若是一剑临头呢?

“你想干什么?”

郦璃花容失色,因为吴明赫然是冲着自己而来。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幻之圣道的可怖,因为她本身就修炼有媚术,同样精通幻术,甚至若陷入其中,下场可能比死还惨。

“吴兄,大敌当前,应同仇敌忾,勠力同心,对付魔族才是!”

有人喊了一声。

却是东山世家几名族子中一人。

圣剑虽强,半圣避忌,可却也未必就让人怕的连话都不能说,而且他说的也是事实。

“呵!”

吴明轻笑,置若罔闻,随意向郦璃一掌拍落。

“哼,多年不见,看来吴兄是有心想考较本公主了!”

见吴明没有动用圣剑,郦璃俏脸微凝,美眸中冷声微闪,身后六尾升腾如云朵,遮天蔽日而起,迎向了吴明那轻飘飘一掌。

嗡!

可在触及的刹那,郦璃便是面色大变,目露惊惧之色,甚至尖叫一声,止不住仓惶爆退。

但无论她如何闪转腾挪,都无法避开,那在瞳孔中越来越大,彷如遮蔽了天日般,状若五色神山般的巨掌。

咔嚓!

所有人都听到,一声清脆断裂声,赫然只见一道掌影印入云朵之中,其中瞬间出现了一道缺口,正露出了郦璃的狼狈不堪的倩影。

“噗……”

郦璃口吐鲜血,绝美容颜仿若扭曲的厉鬼,状若疯癫道,“你好毒,竟敢断我圣道,我狐蛮圣者,绝不会放过你的!”

“嘁!”

吴明嘲弄一笑,右手凌空一抓一探,掌心内莹白光华一闪,多了一根数尺长,蓬松如云般的洁白狐尾。

别人不知道,可郦璃却清楚,那是早已祭炼为一体,性命交修,与自己休戚与共的先辈本命狐尾!

而且,也是当年得自飞狐峪,被五色山石镇压在寒潭之中的狐尾。

为了得到这根狐尾,当年她可是以徐拓等王府子弟兵为要挟,狠狠摆了吴明一道,将之困在了寒潭之中,并以五鬼搬运之法,将之替换出了狐尾,镇压在了五色山石之下。

也是那一次,吴明在枯晔圣魂的帮助下,不计代价的炼化了五行真晶。

以未到先天的修为,炼化本源之物,哪怕其中只有一丝,另有圣魂相助,过程依旧是九死一生。

如今,郦璃被断尾,圣道被毁,一饮一啄,冥冥中似早有注定!

虽然吴明的手段异常残忍,可再也没人说话了,哪怕是东山世家族子,也不敢多嘴了!

谁敢保证,此时的吴明,不会对他们下手?

这位,可一向是无法无天的主儿!

能人所不能,敢人所不敢,行非常之事,早已成了习惯。

“还要继续看戏吗?”

吴明晒然一笑,微震手中剑,引得所有人目光随之游移,却见他仅仅是向虚空轻轻一划。

嗤!

一声锐鸣,似裂帛,似破布割裂,虚无中好似有什么应声而开,自剑尖所指之处,向着两边如幕帘般卷起。

“这是……”

众人一怔,多半都倒吸一口凉气,面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随着一阵光线扭曲,周遭环境大变,这哪里是什么拍卖会场,分明界外虚空!

那光怪陆离的空间流光,还有不时用过的空间乱流,无不昭示着,众人早已离开了大拍卖场,在不知不觉中,被带进了虚无之中。

“好一个众圣殿,好一个天品宗门,好一个古世家!”

众人哪里还不知道,此番乱局,分明是有人刻意布置,不是为了对付吴明,而是引魔族和堕魔者入瓮。

可知道归知道,这口气却是难以咽下,毕竟被人当做棋子蒙在鼓里,甚至生死都不由自己掌控,任何人都难以释怀。

尤其是,看这情形,分明那些大势力之人都知道,最起码领头的都得了通知,就连妖蛮一方,似乎都有所准备,偏偏他们毫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