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无良老妈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143章 无良老妈

郑直在电话这头听到那边的动静,心下暗自叫糟,这两个女人还真的斗起来了,不过自己还没给母亲问安呢,总不能现在就把电话给挂了吧?

就在此时,何听雨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喂,直弟,伯母闲不住,正在厨房里帮着林姨准备晚餐呢,你呀,也不用太挂心,有我在这里陪着伯母呢,你有什么好放心不下的?”

“我也有陪着伯母的!”若动手,关婷十个也不是何听雨的对手,此时手机被何听雨抢了过去,她只有干瞪眼的份,又闻听何听雨故意把声音放的软绵绵的,还大有郑家媳『妇』照顾婆婆的模样,不由的踏前一步,对着手机喊了一句。

何听雨拿着手机,说的这些话原本就是给关婷听的,不然也不会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郑直,此时见关婷居然厚着脸皮吼了一句,不由的俏脸变『色』,飞快的瞪了关婷一眼,就往旁边走开了。

关婷犹豫了一下,生怕何听雨走到角落会对郑直说自己的坏话,咬了咬,也跟了上去。

何听雨见状顿时有些急了,走几步就回过身来,瞪关婷一眼,但后者却装作没有看到,就是跟在何听雨身后的两米处左右,毫不退缩。

郑母早就听到二女交谈的声音了,知道儿子打来了电话,掀起围裙擦了擦手,正准备出去接电话呢,却隔着厨房的玻璃窗看到两个女孩就这么在大厅里一个在前边走,一个在后边追,不时的二女还会互相瞪上一眼。

没有生气,郑母突然乐了,这两个小丫头,还挺逗趣的。

于是郑母很无良的抱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理念,把林姨也拉到玻璃窗前,指着何听雨与关婷一个劲的笑。

“姐姐,您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林姨看了半晌,突然感叹了一句。

林姨是晓得何听雨身世的,而且也了解何听雨那傲气的『性』子,此时见何听雨为了郑直,居然和另一个女孩争来抢去的,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以前她也见过不少的青年才俊跑到何听雨的身边献殷勤,但何听雨连理都不理,若是遇到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指着对方的鼻子臭骂一顿。

闻听林姨夸自己的儿子,郑母脸上瞬间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嘴上却道:“好什么好呀,看他把这两个丫头给折腾的。”

何听雨与关婷在大厅内绕着沙发茶几等家具一追一逃,却是没有看到厨房玻璃窗另一边有两双眼睛正在瞧自己二人的热闹,最终何听雨见关婷追的太紧,没办法和郑直再说些什么,只好把手机拿给郑母。

隔着玻璃窗,郑母见何听雨走了过来,就迎了上去,“小雨啊,这是小直打过来的吧?”

“嗯,直弟打过来要给伯母问安呢。”何听雨原本还含着薄怒的俏脸立马换上了甜甜的笑容。

“是啊,电话还是我上楼接的。”

关婷也追上来,补充了一句,说话间,稍稍有些气喘。

于是何听雨又是回过头,瞪了一眼过去,不过关婷却是夷然不惧。

“好,好,手机拿来吧,等我说完了,再让他和你们两个聊聊。”郑母笑着从何听雨手中接过手机,走到一旁小声说话去了,长辈的话何听雨与关婷可不敢跟上去偷听,于是便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喂,你刚才已经和直弟聊过天了,一会就不用再接电话了吧?”何听雨眼睛一转,小声说道。

关婷一怔,随即压低声音,笑道:“那你也接过了,也不用再接了吧。”

“谁说我接过了?我就说了一句话。”何听雨的眼睛又瞪圆了。

“哦,其实先前我也只说了一句话。”

“你骗人!”

“我没骗。”

郑母拿过手机,走到一旁后,就对着郑直一通埋怨,怪责他太花心,现在弄了两个都非常优秀的女孩回家,害得自己都不知道该选哪一个当儿媳,郑直听着听着,脸『色』古怪了起来。

这口气不像是责备,倒像是满含骄傲的样子。

也是,如果是自己男人找到了别的女人,妻子肯定会大吵大闹,不过如果是儿子多找了几个女朋友,那么做婆婆的大多会很开心。

这女人呀,还真是怪!

“儿子,你在那边工作还顺利吧?”怨责了良久,郑母终于止住话头,问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郑直连忙回道:“顺利,我今天早上才刚刚上任,就配合县公安局的刑警破获了一桩爆炸杀人案,对了,还有那个地痞邓平,我也把他给抓起来了,估计等送到法院审理宣判后,没个六七年是出不来的。”

“哦,邓平这个人的确是应该送到监牢里好好教育教育,好了,时间不短了,你和小雨小婷说几句吧。”说到最后,郑母嘴角隐隐的扬起了一丝坏笑,你个臭小子,把这两个女孩招惹回家,就跑的没影了,麻烦全丢给了我,这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郑母其实也挺喜欢这种热闹氛围的,但就是想要故意难为难为儿子。

再则,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乐趣呗。

郑直此时可不想和何听雨与关婷聊天,这两位明显在斗气呢,他要是『插』进去,不正好成出气筒了?

只是他还没来的及开口说算了,就听母亲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过来,“小直说了,谁离我近,谁先接电话,唔,我看看,小婷离我还近一些,小婷,快过来,和小直聊两句。”

咳!

郑直差点噎到,老妈,不带这样玩人的。

若是换做平时,本『性』都带着点傲气的何听雨与关婷才不会让别人来挑着拣着看看谁先接电话,但此时二人正在攀比的气头上,脑子有点发热,哪里想的了那么许多?关婷闻听先让自己接电话,俏脸便是瞬间笑开了花。

挺了挺前胸,又拿眼角斜了何听雨一眼,关婷才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缓缓的走向了郑母。

这可把何听雨给气坏了,但手机被郑母拿着,她可没胆子去抢,不然给长辈留下一个野蛮不讲理的印象,那就糟糕了。

郑母却还觉得不够,把手机递给关婷后,走到何听雨的身边,故意摇了摇头,投过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意思是自己的儿子说谁离的近,就先让谁接电话,自己也没办法。

何听雨此刻正处于与关婷争斗中的劣势,见到郑母同情自己的眼神,顿时觉得此刻郑母比自己的爹妈还亲,上前一步,就扑进了郑母的怀里,并且委屈的把头埋在了郑母的肩膀上。

“唉!”郑母适时的轻叹了口气,抬起手,像是哄孩子一样,在何听雨的后背上轻轻拍着,何听雨觉得又和郑母贴近了不少,而郑母则在心下暗自念叨,儿子啊儿子,现在也不知道你最终会选哪一个,所以老妈只能和她们两个都打好关系了。

郑直闻听先是关婷接电话,心肝又提了起来,直到那边传来一声夹杂着愉悦的声音,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只是关婷为『毛』没有生气,反而还很开心呢?郑直百思不得其解。

“阿直,你要在那边好好工作,不必担心家里,这里有我呢,伯母会过的很开心,店铺里的事情,也很顺利,我又招了几名店员,其中还有两个男的,没办法,如果光招女店员,就没人干重活了……”关婷这一开口,就说了好几分钟,都不给郑直开口的机会,直到何听雨那边瞪过来的眼神似刀子一般,都带有杀意了,她才不情不愿的和郑直说再见,并对何听雨招了招手。

何听雨见关婷终于说完了,深吸了口气,大步走上前来,一把就把手机夺了过去。

关婷气不过,冷哼一声,才与何听雨擦肩而过,然后就跑到郑母的身边装乖卖巧去了,先前郑母可是先把手机递给了关婷,所以关婷此时也觉得郑母比自己的爹妈亲。

郑母要和两个女孩都打好关系,自然乐得配合,一副准婆媳相处的极为和睦的样子。

“郑直,那个小女孩上幼儿园的事情,我已经找朋友疏通好了,你给那个女人打电话,让她明天中午带着小女孩去公安局里找我。”何听雨此时很想在电话里臭骂郑直一顿,把心头的怒火撒出去,但话到嘴边,又强忍了下去,如果骂的狠了,让郑直选择了那个姓关的,岂不是会让人误以为关婷比自己优秀?

何听雨是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一个结果的。

她可是出身高贵的世家大小姐,而且不管是论相貌,论身材,还是论休养与文化水平,都是极好的,哪里能输给一个平民小女人?

这个时候,郑直俨然成为了一个被两个优秀的女人看上的玩具,只论输赢,而不是谁喜欢的更深一些,当然,在争夺的过程当中,二人也会把这个玩具看的越来越重要。

“真是太谢谢你了,雨姐,你帮了我那么多,我都不知道该……唔,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到一块大大的血翡,然后让萱姐帮你雕刻出一整套精美的手饰!”

闻听郑直一直把血翡的事情放在心上,何听雨的气才消了大半,“这还差不多!”

又和何听雨聊了一会,郑直才挂断了电话,随后就又给赵萱打了过去,让赵萱明天带上盈盈,去公安局的大门口找何听雨,赵萱闻听女儿上幼儿园的事情这么快就办好了,感动的连连道谢。

然后又说了几句关军学雕刻的情况,二人就挂断了电话。

‘关军没耐『性』,被罚顶好几次水盆了?’

郑直脸『色』古怪,暗自念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