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2.第2842章 血液化验单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还是省省这个心吧!有时间你千万不要来看我什么的。因为我并不想见到你。最好是永远让我见不到最好。”

“小雨滴,你说这话就太伤人心了。我是那么的关心你。就想把你当成妹妹一样疼着的。你怎么能这么无情的对待我呢?反正不管你答不答应?希不希望我去看你,我都会去的?这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哼!”

裴诗语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们三人。

封擎苍也已经明白了,裴诗语的态度。所以对着施怡说道。

“夫人,让唐夜的人先送您回去吧!之后还有其他的事,可以电话联系。今日,就这样吧。”

封擎苍最终还是选择隐瞒了。裴诗语也没有再为难他们。封擎苍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为这件事情而感到高兴或者是觉得松一口气之类的。但其实他是一点都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何让他觉得高兴的地方的。

反而觉得很悲凉。

他口口声声说最爱的就是裴诗语,他也告诉裴诗语会爱她护她。可是今天他却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他骗了裴诗语。这对于裴诗语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他最后选择了欺骗,这就是对裴诗语的不忠诚。

施怡也知道裴诗语已经不愿意搭理他们。她想说的话,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那一句,卡在喉咙。就像是永远停止了一般。

在他们关门前的一刻。裴诗语背着身对他们所有人说道。

“别忘了替我找个医生过来,我需要专业一些的,至少能让我在咨询,我为何会暴瘦的时候,能给我专业上的建议的那种。”

谁也没有因为裴诗语说的这些话而起疑心,但是封擎苍却把裴诗语说的这些都记在了脑海里。

裴诗语向来不会在乎这些问题。而且女生都是爱美的,裴诗语之前也就没有胖过。今天突然会那么的关心自己瘦下来的事情,确实令封擎苍角的很奇怪。

因为裴诗语在自己瘦下来的过程中,她自己本人也是有发现的。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她自己的身体情况,在昨日的时候,封擎苍与裴诗语还有聊过这个话题。

但是裴诗语那个时候显然不在意她瘦不瘦?反而她更关心自己身材的问题。不仅没有因为瘦下来而觉得困惑,反而觉得这是一种骨感美。每个女孩子都在追求的骨感美。

她还调侃自己说,她不费摧毁之力就已经达到了瘦身的效果。不需要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健身节食减肥。这样已经很好了。

封擎苍都还记得她当时这样说的,她不仅能吃能喝,还能一直瘦下去。真的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所以那个时候裴诗语还在为自己瘦下来的这件事情而感到高兴不已。

过了一天的时间,因为唐夜多说了一句,难道裴诗语就开始在意她的身材问题吗?封擎苍不确定。但是封擎苍却知道在他提议给裴诗语找一个医生的时候。裴诗语不是很乐意看到医生进来为她看病。

虽然有些突然。但是封擎苍觉得裴诗语开始关心自己的身体问题也是非常好的。可能这个问题上还有让他觉得值得推敲的地方。可封擎苍会按着裴诗语说的照做,请一个较为专业的医生,过来给裴诗语看病。

听到门被关上的那一刻。裴诗语立刻坐直了身子。

她伸长了手,拿起桌面上摆放的那张验血单。其实刚才她就有注意到了。这张验血单的时间,正是在她昏睡的那段时间里。

裴诗语人自己也认为她突然生病,这一件事来得太诡异了。而且在这件事情上面他有追问过封擎苍和施怡的。他们是言语闪躲,不愿意正面回答她的问题。那么就证明她生病这件事情一定有鬼。

或许这也能够查得到有关于她的身体为何会一直消瘦下去的主要原因。

唐夜说她一直在瘦,其实也是裴诗语的心病。她知道她现在的体重完全就是不达标的。

任何女生都爱美,裴诗语当然也不例外,但是美也是分很多形式的。就比如说,裴诗语知道瘦的女孩很漂亮,但是她不认为病态的瘦是一种病态美。

这种变态的暴瘦,可能会影响到他的身体健康。

刚刚拿到这张验血单的时候,裴诗语的手心都在冒汗。她知道这张验血单,可能就是关于很多问题。

或许她能从这张单子上面找到许多答案。只是不知道封擎苍会不会听她的,真的找医生过来给她看看。如果封擎苍找来的医生已经和封擎苍串通了一气,也有可能会不给她说实话。

还有可能就是封擎苍就算找来了医生,封擎苍也会在一旁守着。因为封擎苍一直就不放心她一个人独处。

就算有医生或者护士来了,封擎苍只要有时间的话,他都会守在旁边。他不会让别人有独自接近他的那个时刻。

手里紧紧的攥着这张验血单。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其实离他们才走的两分钟里。裴诗语就已经感觉很难熬了。感觉时间走得实在太慢了。

她就是急于想要尽快得到,事实真相。如果医生来的再慢一些,也就代表着她得到答案的时间,更加晚一些。

坐在床上,她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在等了,大概有四分钟之后,她彻底不想再等下去了,穿上了鞋子,鞋子下了床。将这份血液化验单折成一小块好握在手心里。

裴诗语朝着病房外走去。

打开门,门外守着的那两个新人。就拦住了裴诗语的去路。

“裴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呀?封总,交代过的在这里,你哪里也不许去,你想去别的地方也要等封总回来了之后您才能出去啊。”

“我想出去,还需要他同意吗?在病房里边憋久了,我还不能出去透透气吗?什么时候,我的自由,还需要她来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