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一章 岛上鬼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林中道路盘绕,而且时有岔道,赤丹媚轻声道:“岛上布有十八星宿阵,道路就像经脉一样四散扩开,若是走错了岔道,根本走不出来。”

越往深处去,那琴箫之声也就越是眀彻,跟着赤丹媚走了好一阵子,道路忽然开阔起来,前方出现了一片花丛,形状各异,花团锦簇,齐宁心想这岛上还真是景色秀丽,连花园都有,正要继续前行,忽地发现从花丛中站起一道身影,十分突兀,月光之下,那身影体态佝偻,身材颇矮,那人站起来后,正好与齐宁二人打了个照面,月光之下,齐宁见到那张脸孔,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眸中显出寒光。

只见那身影竟然是一个老妪,少说也有六十多岁年纪,皮肤干瘪,面容苍老丑陋。

那老妪看到二人,也是吃了一惊,她手里提着一只篮子,猛地转身便跑,齐宁却已经飞身扑上,速度快极,一脚踹在那老妪背上,老妪“哎哟”叫了一声,已经是扑倒在一团花丛中,齐宁上前踩在她背上,微低下身子,冷笑道:“苗先生,你好啊,咱们可有好些日子没见了。”

这老妪竟赫然是苗无极。

齐宁出使东齐的时候,赤丹媚入宫行刺却受伤,被齐宁救出,找到鬼竹林寻找苗先生救治,谁知道却是中了圈套,差点被苗先生所害,后来岛主和北宫连城先后出现,化险为夷,苗先生也被带回了白云岛。

这老妪外表丑陋,心肠更是歹毒,当初为了私立,害死许多人。

赤丹媚瞧见老妪,俏脸含霜,上前冷笑道:“你果然在白云岛,我几次找你都不见,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

老妪被踩在花丛中,可怜兮兮道:“姑娘饶命,我已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和从前不一样,你们大人有大量,饶过老婆子这一遭。”

齐宁冷笑道:“当初你似乎也没有饶过我们。那些年死在你手里的人可不少,你一句改过自新就一笔勾销吗?”

苗先生医术虽然高明,但武功却是平平,她方才看到齐宁和赤丹媚,立时就认出来,魂飞魄散,知道自己当初差点要了这两人性命,今日落在他们手里,凶多吉少,哀求道:“怪不得老婆子,老婆子.....老婆子也是奉命行事......!”

“哦?”

“你们去问岛主。”苗先生带着哭腔道:“岛主的吩咐,老婆子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违抗。”

齐宁当初对岛主将苗无极带回白云岛就心存疑窦,猜测苗无极就是受了岛主的指使,却无法确定,此刻听苗先生承认,看了赤丹媚一眼,收回脚来,苗先生这才转身爬着坐起来,抬头看着齐宁,一脸愁苦道:“老婆子说的都是真的,不敢撒谎。”

赤丹媚冷冷看着她,问道:“你说是受了岛主的吩咐?江湖有句话,叫做东苗西黎,你苗无极和西川黎西公是齐名的神医,该是救济苍生,可你却凭借自己的医术,滥杀无辜,难道这都是岛主吩咐?”

“这......!”苗无极目光闪烁,

不敢看赤丹媚。

齐宁“嗯”了一声,苗无极忙道:“姑娘说得对,岛主.....岛主并没有让老婆子滥杀无辜,可是......可是要查出病理,只有......只有那一条途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苗无极犹豫了一下,终是道:“多年前岛主找到了老婆子,老婆子受宠若惊,可是......岛主所患之疾,非比寻常,老婆子从前没有见过。后来.....后来知道岛主是受了体内异气所袭。人食五谷杂粮,总是免不了三灾六病,所以要活得长久,便要修身养气,所谓精气声则命数足,养精蓄气乃是身体安康的最大方法,而岛主.....岛主就是在气息上出了大问题。”

赤丹媚道:“岛主的气息到底有何危害?”

“人若气息太弱,就如同灯火游丝,自然是不妙。”苗无极道:“可是若气息太盛,血肉之躯也是难以承受。岛主.....岛主是大宗师,气息自然与人不同,经脉也是非比寻常,就宛若.....宛若天脉者!”

“你说的天脉者,是否就是指体内经脉异于常人?”齐宁问道。

苗无极忙道:“正是正是,公子说的极是,天脉者,就是从娘胎里出来时,就存有异脉,这类人的经脉比寻常人要粗大,所以所承受得气息便不是普通人能相比,练起武功来,也比寻常人要快得多,而且气息充沛,寿命自然也是超过常人。不过天脉者古往今来都是寥寥无几,有些人即使生有天脉,也不知如何运用,就如同坐拥宝山而不自知。”

赤丹媚问道:“那大宗师是否都是天脉者?”

“这......?”苗先生略有犹豫。

齐宁冷笑道:“你若是支支吾吾活着信口开河,我立时便取你性命,你信不信?”他眸中凶光毕现,苗先生哪敢不信,忙道:“是是是。大宗师的经脉自然与天脉者一样,甚至超过天脉者,可是......岛主的天脉却并非生来有之,老婆子当初给岛主瞧病时,便知道那天脉是变化所致,但如何变化,老婆子并不知道。”

“你说给岛主瞧病,为何后来又滥杀无辜?”

苗先生苦着脸道:“岛主所患之疾,老婆子当时实在无能为力,我只怕.....只怕岛主一时恼怒痛下杀手,所以便向岛主保证,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治疗的办法。岛主当时也答允了,他吩咐老婆子尽心找到治疗的法子,如果.....如果真的能够治好他的病症,便会大大赏赐老婆子,还说让老婆子多活上几十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老婆子.....老婆子自然相信岛主所言,所以......!”

“所以你一直在找寻接近岛主经脉之人,想以他们为试验品,找到病因,然后摸索出治疗的法子?”齐宁淡淡道,这一点其实如他当初所想并无差别。

苗先生点头道:“正是。要治好岛主的病,自然要找到病因,老婆子总不能一直在岛主身上参究,就只能暗中找寻那些练武之人,

悄悄是否能查出病因来。习武之人练气之后,经脉虽然比大宗师远远不如,却也比寻常人要好一些,老婆子没有办法,无法找到天脉者,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小心翼翼看了齐宁一眼,才道:“那次发现公子的经脉与天脉者近似,那是等了多少年才等到,自然是欢喜不已,为了找到救治岛主的方法,当时一时糊涂,所以.....公子和姑娘大人大量,老婆子已经知道错了,你们.....你们饶我这一遭。”

“什么为岛主治病,你只不过是担心岛主杀了你,也想着岛主让你多活几十年。”赤丹媚冷笑道:“我问你,若是岛主的病一直无法医治,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苗先生道:“外气侵袭肉身,换作普通人,自然是顶不住,但大宗师的修为高深,虽说外企在体内发作之时会痛苦不堪,但如果大宗师能够节制,对性命倒是没有威胁,只是要一直承受那样的痛苦而已。”

“节制?”

苗先生点头道:“他们武功修炼的越深,经脉也就越来越大,实力固然会越来越恐怖,但侵入体内的外气也会随之增强。这就如同火堆,你添的柴火越多,烧的也就越旺,若是不再添加柴火,虽然火焰不熄,却也不会增强,反倒是修身养性,无欲无求,甚至.....甚至不再修炼武道,那么经受的痛苦也就越来越小。”

齐宁道:“你是说如果他们不再练功,可以消除痛苦?”

苗先生摇头道:“不是消除,而是发作的间隙会越来越长,痛苦也会越来越轻。”

齐宁和赤丹媚对视一眼,心想看来大宗师倒也未必非要得到玄武丹不可,如果就此修身养气不再练功,那么经受的痛苦就会逐渐减弱。

“你来岛上,是否还在找寻治疗的法子?”

苗先生道:“老婆子虽然不能帮岛主治病,但可以配出一些药物,服用之后,也可以略微消减外气的侵袭,聊胜于无。”但马上道:“不过岛主一直都在服用老婆子配的药,老婆子若是死了,配药没了,岛主......!”

她后面的话不敢说下去,免得让齐宁二人觉得是在威胁。

“今日我就放你一马,不过自今而后,你就老实呆在这个岛上。”齐宁冷冷道:“你离开此岛之日,就是杀你之时,你可记住了?”

“老婆子谨记,谨记!”苗无极连声答应,狼狈而去。

赤丹媚叹道:“原来大宗师如果不再练功,可以减弱痛苦,你先前说的没错,功力越深,受害也就越深,北堂幻夜和逐日法王定是毫无节制,一直在修炼武功,所以.....所以受害才最深。”

“他们不会甘心失去现在的一切。”齐宁淡淡道:“成为了大宗师,拥有了无上的神功,可以将天下人的性命掌控在自己手中,这种感觉他们很喜欢,当然不会放弃。他们的武道修为虽然登峰造极,但他们却不是无欲无求,依然贪恋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