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 洗刷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泽道虽然看不到木桶外头情况,但是他的感知能力何等的强悍,此时已然感觉到外头的情景发生了巨大变化了。

周围气温不再是大白天的那种炙热,也不再是深夜的那种冷若刺骨,而是极其温和,仿若春天一般的温暖。

空气中也不再是那种极其燥热干燥的味道,而是变得湿润,更是多出了一股淡淡的芳香,这样的香味似乎来自某种花草,极其好闻,沁人心脾,但是闻久了,却又给人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总之,很舒服,舒服得李泽道都想睡一觉了。

很快的,李泽道就觉得木桶被放了下来,随即头顶上的木桶盖子被打开。

随即,李泽道就觉得有一只大手将自己从那浴桶中提了起来,就像是在拎着一只全身羽毛都被拔掉了的小鸡仔似的。

然后,他被重重的扔在那潮湿无比的地上,周围雾气腾腾,似乎这里是澡房。

浓郁的屈辱再次萦绕了李泽道整个心房,使得他几乎都快疯了。

随即,心里更是满满的都是杀气!

他很想嘶吼,够了!真的够了!

一桶带着热气的水直接泼洒在李泽道身上。

没等李泽道反应过来,他就觉得有一把类似刷子的东西在他身上刷了起来,就像是要彻底的刷洗这无疑更让他憋屈得几乎都想吐血。

刷完前面之后,李泽道被翻了个身,继续刷后面。

“让我死了吧!”李泽道的心在下着狂风暴雨。

这一刷,足足刷了一炷香的时间。

然后李泽道再次被扔进另外一桶清水里,然后捞起来,继续刷。

又是前面刷,后面刷,上面刷,下面刷。

时间也极其的精准,不多不少,一炷香时间,可想而知这位帮人家刷身体的搓澡工相当的有经验。

刷完,李泽道再次被扔进另外一桶清水里,投了投,然后捞起来继续实行“刷”这一套程序。

如此,前后足足刷了九次,换了九桶水,洗刷方才完毕。

对于李泽道来说,这样的经历给他来到极大的羞辱那自是不用说了,这让他有了一种度秒如年的感觉。

他就觉得自己就是一头猪,一头彻底的洗刷干净了准备屠宰的猪。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搓澡是如此恐怖的一件事情。

由于眼睛还没办法睁开看清周围的一切,心里的那种恐慌自是更甚,简直生不如死。

随即,李泽道就觉得有一块又香又软的布将自己身上那水渍擦拭干净,然后,自己的身体被一大块类似绸缎的布给包裹了起来,随即整个人被扛了起来。

李泽道的心在下着暴雨,屈辱的眼泪夺眶而出。

他突然间想起了电视里面所演的那情节。

皇上要临幸哪个妃子,宫女们就会将妃子洗刷干净,然后由太监扛着前往皇帝的寝宫。

自己此时的遭遇无疑跟那些妃子极像,正被太监扛着前往那准备临幸自己,甚至打算将自己连皮带骨吞进肚子里的美女人蛇跟前。

与此同时,李泽道心里开始好奇了,那位波雅女帝究竟是不是真如传闻的那样,是一位一等一的大美女。

还是就是母夜叉一个?

但是不管是美女还是母夜叉,李泽道都恨死她了。

一炷香之后,李泽道感觉到自己被放在了一张又香又软的床上。

随即,那扛李泽道过来的人离去,李泽道就觉得偌大的空间里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种极其诡异的死寂当中,仿若周围没有任何活物似的。

这样的经历无疑极其的诡异,让李泽道小心脏哆嗦得厉害。

无论是被一口给吞了亦或者是这冰清玉洁的身体被侵犯了,这都是李泽道无法接受的事情。

诡异的死寂持续,李泽道的小心脏哆嗦得越来越是厉害,甚至最后,额头上都冒出冷汗出来了。

麻蛋啊,要杀要剁你倒是说啊。

就在这时,李泽道的眼皮跳动了下。

他突然间感觉到自己那原本重达千金的眼皮竟然变得轻松,似乎身上力气也恢复了。

那原本软绵绵的手指头试着动了下,能动!真的能动了!

但是出于本能的,李泽道心里没有丝毫的狂喜,反而不敢动了,甚至他就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他突然间觉得,眼不能见体不能动似乎挺好的,现在这样……你说眼睛睁开还是不睁开?身体动还是不动?

睁开眼睛……万一见鬼了怎么办?

不睁开眼睛,会不会太胆小一些?

妈的,这该死的什么狗屁女帝,干么给出如此难得一刀题目呢?

咬了咬牙,深呼吸了好几口凉气,内心深处挣扎了好一会儿,李泽道最终决定,不睁开眼睛,爱咋咋地。

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收敛了一番心神,继续进入修炼状态。

幽暗中,一双仿若天上星辰一般明亮的眸子流露出诧异神色看着李泽道。

一开始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贡品一被送到这个地方来之后,便开始陷入极大的恐慌当中了。

你看他脸色煞白的,额头都冒出冷汗了,嘴唇的在哆嗦。

随即,当贡品发现自己身体能够动弹之后,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心里的那种恐慌一下子就达到了顶点。

但是当看到这个贡品仅仅就是惶恐了几十个呼吸,甚至就连眼睛都没睁开,便进入修炼状态,她微微楞了下,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要知道,以往被送过来的贡品,在身上所中的百香软筋丹之毒被解开之后,哪个不是迫不及待的赶紧睁开眼睛,然后显得如此惊慌失措打量着周围一切。

这个贡品倒好,非但不睁开眼睛,反而极快进入淡然状态,甚至旁若无人的开始修炼。

他就不好奇他此时此刻究竟位于哪里?不担心什么恐怖的危险围绕着他?

内心够强大?既来之则安之?

更让眼睛的主人诧异的是,这次的贡品身上所流淌的竟然是女娲的血脉!

那些丑八怪竟然能够繁衍出如此俊俏的后代?这不得不说是奇迹。

随即,那双眼睛布满莫名的笑容,这回的贡品似乎真的很有意思,还真舍不得就这样把他给吃了。

当即,眼睛的主人悄然离开,并且发布了一条命令,让在送一个贡品过来,至于现在这个贡品,先留着。

好吧,要是位于那绿洲的沙老大等人知道有这么一条命令即将来到他们面前,怕是要哭了。

三天一晃而过,眼睛的主人率先沉不住气了。

她已经观察他三天三夜了,却是发现他始终处于修炼状态,身体始终保持那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为何不睁开眼睛?”终于,她忍不住开口。

进入修炼状态的李泽道就觉得那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在自己的耳旁响起,这声音是如此的动听,似乎只有那蛊神大人的声音,方才有资格跟其一较高低。

“这就是那什么波雅女帝的声音?此时她正用她那双闪烁着极其恐怖的幽光的眼睛盯着自己这冰清玉洁的身体看?”

李泽道非但没被这动听的声音所吸引,反而小心脏开始哆嗦起来了。

不过声音如此好听,由此可见这个女人拥有极高的颜值才对……当然,也不一定,很多声音好听的女人却是拥有恐龙的外表。

果然,她一直在那偷偷的观察着自己,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了。

惊恐之余,李泽道觉得自己实在太牛逼了,竟然让传说中的美女人蛇沉不住气了。

“因为我懒。”李泽道嘴唇微张,冒出这么一句话。

在李泽道看来对付这种极其可怕的敌人,你就得反其道而行。

你绝对不能流露出半点恐惧,你得当做什么事都没有,你还得让她觉得新鲜,觉得你有意思,觉得你跟她之前所豢养的那些男宠完全不一样,否则你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然,这有个大前提,那就是,你得长得帅!

女人喜欢长得坏坏的男人,不喜欢长坏了的男人。

李泽道没长坏,所以他让自己变成坏坏的帅气男人,此时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他都给人一种痞子的感觉。

这自然是一场赌局,筹码就是他的小命,甚至还包括他那冰清玉洁的身体。

因此李泽道说不紧张是假的,他小心脏在抽搐,他的头皮在发麻,但是从他表情上,你看不到任何端倪。

不得不说,李泽道这段演技堪称炸裂,至少骗过波雅女帝了。

听到这样回答,看到那张带着慵懒且不削的表情,波雅女帝的眸子流露出诧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这样的回答对于她来说自是闻所未闻,也从来没有哪个贡品像现在这个贡品这样,压根不将自己此时的遭遇当一回事。

从一出生,她在蛇人一族便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因此一直以来,大伙对她的态度或是恭敬无比,或是惊恐无比。

像这样完全不把她当回事的,这还是第一次。

这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却又觉得新鲜无比。

“你先睁开眼睛。”最后,波雅女帝说。

她想让这个贡品看看自己,她突然间想知道当他看清楚自己之后,会是怎样一个反应。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的无聊。

“或许,是想证明他跟其那些见过自己的那些男子一样吧?”波雅女帝心想。